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5886|回复: 14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闲传] “重要考古发现”闹乌龙,这种“误会”要不得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1-2-20 11:55:23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即刻注册,感受西安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这两天,一则考古笑话在网上流传。
2月17日,中国文物报社旗下公号“文博中国”刊发了文章《夏文化 | 李维明:二里头遗址祭祀陶文初识》,认为二里头遗址出土的一块残陶片表面存有不少于4个字的字痕,系祭祀陶文,称“这是一个重要的考古发现”“对探讨二里头文化(夏文化)文字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然而,这一研究成果仅仅发布一天就被证明是“乌龙”。中国社科院考古所二里头工作队表示,此陶片上所谓“字痕”,系工作队整理过程中记号笔的笔道和原器表裂痕等。
一项考古研究成果从公布到证伪,居然只熬过短短一天,这样的“学术生命”确实够短暂的。毫无意外,这一事例也被坊间很多人批评,学者搞学术研究,能自己公布“这是一个重要的考古发现”吗?
而除了成果发布的程序性问题之外,值得深思的还有,一位专事考古与文物研究的学者,其考古竟然是对着图片资料进行的。
2月19日,国家博物馆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李维明在研究时所依据的是公开发布的图片资料,因此造成“误判”,整件事系一次“误会”,希望今后研究机构和考古队方面加强沟通。
也就是说,李维明并没有见到陶片实物,只是根据公开出版物作出的“隔空判断”,这未免让人大跌眼镜。
即便是普通人也会知道,出版物印刷再精美,也缺乏实物的质感。学者不看实物,仅凭手头的图片就认定陶片上存在“字痕”,请注意,李维明表述的不是字迹,而是“字痕”,胆子确实够大。
还有,考古队在出土文物上做一些必要的记号,并非二里头工作队独创,而早已是一种行规。作为考古学者居然对此一无所知,还煞有介事地做一番考证,也是奇事一桩。
李维明作为资深二里头文化研究专家,在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己对二里头文化陶文做过梳理研究,认为“二里头文化中有文字,也有符号,故合称为字符”。不知道他做的“梳理研究”,究竟看过多少出土陶片?
其实,学者本来就应该广泛接触实物,要讲究“过手”“包浆”。不然,终归是隔膜。且不说成就斐然的沈从文,一生过手绸缎、字画不计其数,就是当代学者孙机,甚至更年轻的扬之水,也特别重视亲眼所见、亲手所触,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岂能率尔发言?
学术研究是从已知向未知的探索,但脚下的基础首先要扎实。近现代以来,以河南为基地的夏商周研究出了很多成果,但前提是学风扎实,态度严谨,方法科学。这样才一点点托举起群星璀璨的学者群体。
踩过的脚印




上一篇:航拍夜色下的昆明池七夕公园,期待南北池注水
下一篇:过年回了趟老家,猜猜是哪里?
沙发
发表于 2021-2-20 11:59:29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16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发表于 2021-2-20 12:18:31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曹操小时候的墓!商朝都城光河南就郑州、洛阳、安阳在争!习以为常!
回复 支持 1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发表于 2021-2-20 12:32:46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前些年专家还说发现曹操墓,说百分百确定     结果假的
回复 支持 8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21-2-20 12:42:52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奇葩的河南,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
回复 支持 4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6#
发表于 2021-2-20 12:49:30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7#
发表于 2021-2-20 12:51:50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8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8#
发表于 2021-2-20 13:08:31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洛阳李专家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9#
发表于 2021-2-20 13:12:27 | 只看该作者
考古,
跟挖人家祖坟,
有何区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发表于 2021-2-20 13:36:28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人家敢解释为这种为“亮剑”精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