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即刻注册
查看: 5856|回复: 1

[百科] 苦守寒窑5年,一位残疾老人的催债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6 19: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即刻注册,感受西安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即刻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染发膏 于 2019-11-16 19:50 编辑

      第一眼看到田光旺老人的照片,和后来他儿子田壮描述的一样,因为年轻时候的大骨节病长年累积,最终发作,76岁的身体早已在右腿的畸形病痛中被拖垮。这是多久的病了,田壮只能模糊地告诉我,从小时候的记忆里,父亲就在膝盖骨上偷偷抹药了
    等到他真的需要人搀扶才能把自己从床上移到地面,这已经是2011年1月领到残疾证的时候了。
老两口残疾照_副本.jpg
   大骨节病是指一种地方性、变形性骨关节病,国内又叫矮人病、算盘珠病等,国际医学界称为Kaschin-Beck病。大骨节病在我国分布范围大,从东北到西南的广大地区均有发病,主要发生于黑、吉、辽、陕、晋等省,多分布于山区和半山区,平原少见。」
 “父亲和李先红认识已经很久了,有时候在电话里常说李先红就像我儿子一样亲。”田壮无奈地冷笑说,“逢年过节就往我爸家不停送东西,刚一进门那米啊面啊油啊全是大袋大袋地摆在桌上,拉起我爸的手就开始嘘寒问暖了,现在想想是比我这儿子做的都热乎。”
  田光旺和老伴这一辈子养了5个子女,田壮是最小的独子,他的上面还有4个姐姐,这在延安市宝塔区万花乡的毗圪崂村很常见。在70年代村里的每家每户为了养活好几个孩子,都在埋头吭哧吭哧地面朝黄土背朝天,世代为农的田光旺一家也是如此,除了种地种果树。也开始做起了小卖部外加卖卖粮食的小本生意。在腿脚还能下地干活的每一天里,田光旺都在暗暗努力安排自己的养老计划。后来等村里分房分地的时候,又卖了一些可观的收入。
   这些年算下来零零整整的40万血汗钱,被老人珍惜在唯一一张自己拥有的储蓄卡里。
  “这件事(被骗)我开始是一点都不知情,等过了半年,大概是过年的时候,我爸在和家人聊天的时候说漏嘴了,这一追问,才发现辛辛苦苦一辈子的40万全签了合同,给李先红拿去投资了。”田壮说到这,还是忍不住地叹了一口气。



35万.jpg 5万.jpg
    这个足以影响这家人一辈子的大事,发生在2014年8月。凭着不久前在咸阳投资工厂“成功”后,连本金10万带事先说好的利息1万按期还给了田光旺,李先红在田老这里获得了极高的信任额度,再加上之前精心树立的干儿子形象,这让8月13号他从公文包里掏出的来自商南县的项目投资合同,一下子就抓住了田光旺想要翻本加倍的心。
  迅达公司的董事长金正敏许诺集资业务个人抽成利润大,吸引很多离退休人员为其工作。李先红就是其中一名外表普通却很有眼力和口才的业务员,他盯上田光旺这个熟悉又老实的老头儿的时候,花言巧语的诱骗技巧已经在脑海里驾轻就熟了。
  “李先红本来说这是商南县鑫隆鑫的投资项目,不放心地话,可以去商南县见见金正敏。”田壮说,“他明知道我父亲在延安,出远门那肯定腿脚不利索,这不就顺理成章地拿出借款合同,直接让我爸把钱打卡里就成。”
  “全是套路,老人哪里想到这些呢,到了20号又把家里仅存的5万现金给送到李先红手上了。”听到这里,我也很吃惊,守着窑洞一辈子的田老,大概自己都没看过40万到底是多厚一叠。
  等不到借款合同里说的2015年8月13号还款日的到来,田壮已经开始频繁联系李先红,电话里他一边语气亲热友善,一边含糊其辞地拖延还款日期。在没有更好的逼款办法之前,田壮只能压制住疑心和担忧,盼望着老爷子没有看错他信任已久的“干儿子”。
  在2016年3月的某天,狡猾的狐狸终于藏不住尾巴了,田壮想到的最可能也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李先红的电话打不通了。这时候才想起报案的一家人,手里唯一的证据就是那两张分别写着35万和5万的借款合同,等把它给警察带走取证后,这一年多的行动滞后意味着钱款早已经被金正敏和李先红等人转移走了。
  这下子,一直悬着一颗心的田光旺,听到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才愿意相信自己当年为理财做的错误决定,真的无法挽回了。
  “没了这40万,几个姐姐们与老家的关系也疏远了,没有谁回来照顾我爸,我也只是个种地的,没正经工作,没钱孝敬。全靠他两自己捡捡破烂,凭着残疾补贴过活。”田壮对我略带怨气地说,两个姐姐远嫁咸阳和山西,已经结婚二三十年了,上次回来却还是七八年之前的事了,另外两个姐姐就在延安,过年才不得已揣着500块钱和一些食物衣服,回来看望一下老两口。
  各家都有难念的经,日子都拮据得很,只够自己家吃的粮,哪里顾得上做孝子贤孙?
  我只能嗟叹,也许曾经家里安稳锁在那的40万,不仅只是家底,更能带来这个家更多的热闹和欢乐。
  如今,在冷冷清清的窑洞里,老太太因为胃炎而瘦小到只有60斤的身子,正在吃力地搀扶着行动不便的同样瘦弱的田光旺,想让他在外面坐下来晒晒太阳。田壮住的家虽然离父亲的屋只有200米距离,却也很少回去补贴父母,也不去一同生活。据他解释,自己也有一儿一女,姐姐在读初二,弟弟在小学六年级,教育两个孩子都是一大笔的开销。
  田光旺靠着每年残疾补贴、高龄补贴、农村养老保险的2800块补贴金,养着一点菜地自己烧火做饭,过着比年轻时更加艰难的日子。
  田光旺经常还是恍恍惚惚地想起李先红,在回忆中悔恨莫及,时常要催促田壮去询问案件进展,“撂了吧,不顶事了,西安离的太远了,公安局也都是再查再等在抓,翻来覆去就是那句让你等的话。”在3年向西安市碑林区金花路派出所反映的漫长过程中,田壮已经不报太大希望了。
  面对这样的处理速度,我也问过田家人,有没有寻求过律师帮助,她们说都不知道找谁,都是农民,哪里认识个律师,更交不起钱去维权。一时间,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个只有小学文凭的40岁男人。
  在今年6月份,田壮终于得知了最新消息—案件在西安市碑林区检察院正等待审理。可是现在已经11月了,田壮不打算再回到那个窑洞,告诉老人这个不算好消息的消息了。
  案件背景:目前犯罪嫌疑人金正敏在逃,李先红被取保候审,此案涉及1亿元人民币,曾于2017年4月1日被立案为西安迅达公司董事长金正敏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一些还想说的话:目前案件有收到250多份起诉书,受骗人数之多,让人十分担忧还有多少“田光旺”。希望看到文章的你,能转发给那些仍然等待破案还钱的人们,给他们一些精神上的支持与鼓励吧。同时,告诫大家民间非法集资切勿参与,案件侦破之路都漫漫而坎坷。

1.jpg 2.JPG 骗子李先红.jpg mmexport1464865135970 - 副本.jpg mmexport1573089174341.jpg 李凡老婆_副本_副本.jpg 李先红的儿子.jpg

踩过的脚印




上一篇:机场城际拆除车头整流罩迷惑行为?
下一篇:大兴土门企业拆迁办调研首钢遗址公园
发表于 2019-11-17 18:46: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限公司破产,责任有限,这结款合同就是公司签的,太正常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即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